首页   实验室与人员介绍   科学研究   人才培养   论文著作   学术讲座   合作交流   招贤纳士   招生指南   联系我们
greyback

[回放]高文委员谈信息技术的发展方向

2008-3-14       阅读:2304次       来源:中广网



全国政协委员高文做客中广演播厅


    中广网北京3月14日消息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大学信息学院教授、北京大学数字媒体研究所所长高文做客中广演播厅,从我国自主技术国标【AVS】的来由、诞生过程、推广情况,展望未来几年我国科技产业的发展、特别是信息技术的发展方向等。 敬请网友关注。




全国政协委员高文做客中广演播厅


    主持人:各位听众、各位观众,各位网友大家好,这里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广播网中广演播厅,我是主持人马路。在今天的节目现场我们为您请到的嘉宾是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大学信息学运教授、北京大学数字媒体研究所所长高文,欢迎您高教授。
    
    高文:主持人您好。
    
    主持人:我在刚才初看您职位的时候发现有很多头衔,可见在各个相关的行业,科技团体里面都有您的一份力量在默默的贡献,其实现在我们的网络上面很多好朋友还不太了解,高教授在我看来最关注一项研究是AVS研究,提到一个AVS这个名词可能很多的网友像我一样感到非常的陌生,所以在今天的节目一开始所以请高教授给我们解释一下何谓AVS。
    
    高文:AVS实际上是音频、视频压缩的缩写,这实际上就是说我们现在在网络里面也好,或者在数字化的广播里面也好,实际上音频和视频不是直接原原本本的送到音响设备上,经过压缩送过来的。如果不压缩直接送过来需要占很多的带宽,如果是光盘作为存储介质需要很多的光盘,现在像常用的能压缩五分之一,如果不压缩相当于现在五倍,如果十张盘的话,如果不压缩需要50张盘。
    
    主持人:直观一点来说是不是现在用电的变电站,高压电传过来以后通过一个变电站细分出去。
    
    高文:有一点点,我们更愿意举一个例子,这有点像你收割庄家,比如说水稻,这稻杆,稻叶,稻壳,实际上你只吃大米,你不会吃别的东西。人可能从地里把所有的东西收割完以后装到车上送到吃的人家里再开始脱壳,做饭给你吃,这是比较蠢的办法。那聪明的办法收割那个地方就变成米,一次性然后运到你家里做,如果更聪明的话,知道你吃什么干脆就做好馒头送到你家里。
    
    主持人:你研究的这个领域就类似于做好馒头送到你家里?
    
    高文:还没有那样。
    
    主持人:相当于把米送到家里。
    
    高文:没有,还比那个更好一点,你听的东西或者你看的东西直接就送给你,其他的东西都压缩掉了,实际上包括我们的耳朵、眼睛不是所有的东西,所有的信号都分辨出来或者看得出来,因为本身信号有很多没有的。我们实际上把眼睛和眼睛能看到的东西,可听可视范围之内,我们就说像一个湿毛巾有很多水,我们把水拧一拧没有用的东西,就是刚才说的粮食稻谷是有用的东西,毛巾本身比较重要,但是水含多含少没有用。我们相当于把水拧干了,真正有用的东西压缩一下,然后送到用户这里。像AVS做把视频和音频压缩以后送过去,然后在那边再解开,向于这样一个工作。
主持人:高教授给我们简单介绍了一下什么叫做AVS,AVS的研究工作者他们自己做的是什么样的工作,对于我们网友和听众、观众来讲,在你的实际过程当中,在你使用电脑,使用网络的时候会遇到很多零零星星的问题,比如说断点以后能不能继续上传,我想了解一下,比如说网友遇到这些问题的时候,在您看来我们应该做什么样的补救包括或者网友遇到了问题尽可能的少?
    
    高文:首先你要选择一个好的标准,这个标准绝大部分不是网友本身选择,是软件选的。如果标准选的不好可能就像刚才那样音频、视频压缩效率不高,他需要带宽就比较宽,如果你家里网没有那么宽的带宽相当于给你的东西,你放的速度比他送的速度要快他就跟不上,就得放一会儿就得停下来,放一会儿就得停下来,当然还有一方面你软件本身比如说缓冲能力够不够,处理能力够不够,这些方面也有。
    总而言之要选好的软件,软件里面了解比较好的标准,这可能是解决问题最关键的。
    
    主持人:对于我们普通的用户,比如说我,我可能就是一个比较忙一点的网络使用者,知道使用,但是具体我觉得我是被迫的,人家给我提供什么样带宽和软件我就去使用,我不知道怎么利用更好的工具来实现我想达到的目的。
    
    高文:这可能就需要多了解,相当于这个行当过去领域发展的情况。实际上这个选择更多不是由用户本身来选择,更多是网站,比如说网站选的什么标准,什么格式,他的软件支持能力怎么样,这个是关键。
    
    主持人:对于你所研究的AVS,对于网站来讲他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呢?它是最前端的高科技的一个产物还是说比较大众的,网站在选择上会有一个什么样状态?
    
    高文:现在AVS最主要要解决的问题要解决,刚才说的效率是非常关键核心的一个问题,在这个前提下还要解决一个专利的问题,可能你也知道2002年我们国家曾经有一些厂家做DVD机,在欧洲要想上岸的时候不准许上岸,后来就发生了很多这种情况,国外的专利结构相我们生产DVD厂家收取高额的专利费,好多厂家都遇到这样的情况,当然一方面我们认为应该保护专利,专利所有权,你用了人家技术确实应该付费。另一方面我们也应该建议我们的厂家,我们国内的厂家更多的跟随国际大流,国际怎么做你就怎么做,不加考虑。实际上要选择一个产品,产品后面到底有专利。跟国际大流当然好了,但是国际大流比如说像欧美,日本这些国家,大的企业他们实际上本身就参与了标准的制订,比如说DVD标准,mp3标准,他们都参与了标准的制订,他们互相之间可以通过交叉取得。
    
    主持人:就是我拿我的大米换你的麦子。
    
    高文:这样咱们互相之间就不用花钱了,你中国没有这个东西,中国所有的厂家要弄你要老老实实的交钱,这样的话从成本竞争上中国厂家处于非常不利的局面。同时因为像mp3也好,dvd专利也好,这些专利的授权不像你的东西根据不同地区收入不一样,你这个地方收入水平高我多收一点,你看很多书就是这样,虽然都是英文书,一样的内容,在中国卖的价格和在美国卖的价格不是一个价格,这是根据你当地的收入水平。
    
    主持人:专利不一样。
    
    高文:对,专利不一样,就像我刚才说、音频、视频是一个授权价,这个对于日本,对于美国的用户觉得好象不是问题,对中国就是问题了。
    
    主持人:我们要真正掏出黄金、白银去购买,在美国2.5美金和在中国的2.5美金所取的价值当然是不一样的,美金是一样的,但是所产生的价值就不一样了。
    
    主持人:我有时候跟朋友聊天的时候他们也会觉得有些时候自己很无奈。
    
    高文:对,像AVS想帮助大家解决什么问题呢?一方面我们要用最好的技术,同时我们还要尽量规避很可能后期带来的风险。如果你用了人家的专利,你小的时候人家可能不理你,但是你真做大了,做成一个大企业,或者上市企业,甚至到海外去上市,你只有给人家专利费,你想躲都躲不了。因为所有的东西都是公开的,像没有名的公司生产100万台DVD机,然后别人也不知道就没有什么。但是你是上市公司,你要公开所有的信息,你要说你一共出口了什么机器,在国内销售多少,你这个数一旦印上了,这个专利机构就拿着这个跟你收钱,很多躲都躲不了。
    
    主持人:从企业的发展来讲千万不要再企业发展之处给自己埋下这么一个绊脚石。
    
    高文:对,我也经常被咨询,也是国内非常有名的的公司,他们经常来找我咨询,他们现在很困难在那儿呢?专利收费是可以回溯的,六年前他根本不认为这是一个问题,打了财务报表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了,因为这些公司上市以后专利机构来了说要回溯,每一年你是多少台,他们就一想这怎么办?马上来找帮我们出出主意,这种情况该怎么板?
    
    主持人:该怎么板呢?
    
    高文:这里面有很多办法要应对,你是逃不来的,但是你要谈判,你可以谈判。比如说前几年打了一个包谈一个价格,这个是有可能的,因为专利授权里面有一个词叫封顶费,通常封顶费是按年度计算的,就是一年比如说你生产了300万台,你再多生产300万台和生产500万台是一个价格,这是封顶费。你可以用封顶费这种方法去谈。
    
    主持人:但必然也是被动的方式。
    
    高文:对,你想不交钱是不可能的,只是多交一点少交一点的问题。我想AVS在一开始的发起就是因为第一期DVD技术出现以后,我们这个圈子做音频、视频,多媒体这个圈子,包括学术界和采购界都认识很多。你比如说我们是做应用研究的,应用研究不能不管市场,不管需求你自己闷着头做,基础研究当然可以关起门来在办公室和实验室作用。应用研究一定要开着门做,他们当时就觉得最大的苦恼就是这一块,就是这个技术用了以后会不会套上一个枷锁,我们说你们觉得怎么样?我们说多出一个性能跟他们差不多,而且又没有这些问题的标准,这样一个技术,然后我们就可以宽松一点,我想这个思路很好。我说有多少人有这个需求,所有厂家都有这个需求。当时我们就组织了国内一批研究所和大学的专家,当然也有一些是企业研究院的专家了,比如说我们AVS工作组的成员就有190多个。每个单位少的是几个人,多的有几十个人参与这个标准的工作,所以加在一起一年大概国内国外公司,参加工作组的一年能有一两千人在这个领域工作。
    
    主持人:这是关于工作组,我们工作组从成立到现在,我想任何一个单位或者是一个任何团体都不可能一帆风顺的走过来,有没有遇到一些特别大的障碍。
    
    高文:有。其实要说在国内做一个标准,特别是做一个比较开放的,让产业界、政府各个方面都认可做好这样一件事其实相当不容易。每一个团体看问题角度不一样,希望你做到的事实际是不一样的。你要想把这个做好,就要把大家所有的需求和希望综合起来,首先你不可能让百分之百人满意,但是你要让尽可能多的人满意。所以这其实是很难的,我们实际上从2002年成立的,我们第一个版本2003年12月份就完成了,完成了以后在国外要做一个标准,做标准其实很简单他有各种各样的联盟,标准机构,然后你联盟或者标准机构,你的任务就是把标准做完你的事就完了,最后你的标准能不能用起来,能不能存活产业界能不能实现你的东西。因为有很多标准写完了就死在那里了,当然有很多标准最后就用起来了。
    当然国外参与标准很多是有实力的企业,像微软、IBM也在参与标准。
    
    主持人:他们有没有参加我们的工作组?
    
    高文:也有,像IBM、因特尔都是我们工作组的成员。如果是企业实际参与或者企业驱动的标准,这个写标准的时候肯定自己做实践,我们当时做的标准因为是以国内为主驱动的,国内这些厂家更多的观望,一开始并没有扑上来完全做,当然他们也提出一些想法,也提他的技术提案,也帮着测试这些都做,但是真正做成芯片和整机,他们还要看这个市场启动没有启动,中国政府是不是已经开了这个闸门了,开了就做,不开就可以不做。
    国内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你光做标准不行,你自己要把这个东西做出来。这个东西还要通过相关的测试,最后还要把产品做得比较便宜,然后比较可靠,最后说可以了。当然是两个阶段,一个是标准能不能过,标准能通过的前提,就是标准的产品要做出来,要通过测试,这些环节都没有问题了之后你的专利是不是清晰,这些环节都过了这个标准就可以提了。
    标准提了以后是不是可以用这是第二阶段的事了。怎么样叫可以用呢?你要把这个标准的产品做得很便宜,很可靠,在市场上最好是最便宜的,这时候可能就会采用了。这其实就是一个鸡和蛋的问题,很多企业像AVS的标准后面跟的产品,他并不是很简单的像服装液、擦鞋液有一个设计,然后弄个样子看一看,基本上这个东西很快就可以实现了。
    相当于AVS这个要做产品和系统投入很大,比如说要做AVS芯片没有几千万投入根本做不出来,你要做前面的编码器,你大概也得上千万的投入。当然大企业上千万不当回事,我们主要生力军还是国内的企业,你想国内企业敢拿出几千万一砸,这个很少。就变成一个两难问题了,国内企业、国外企业都一样,说你要用我一定能够做出来,但是使用部门就说我是使用部门,我的职责并不是说要扶持一个产业起来,我的职责是用这个东西要让老百姓最便宜,最可靠,其他的就不是我的职责。这相当于两边相等,企业就说你既然是领头做标准的人,你去跟国家有关政府部门讲,请他们用,只要他们答应用我们就肯定敢往里投钱做。我们去找使用部门,使用部门理由说,你一定要做出来,而且市场上验证是可靠的,可行的我怎么可能不用呢,我是政府部门压。
    
    主持人:说到这儿我怎么觉得您是一个受夹板气的人呢?
    
    高文:有点。刚才您说难不难吗,我觉得在国内做标准,现在回头看做任何事都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就是说其实这个事越难做意义可能就会更大。
    
    主持人:我觉得这更是一种动力,因为大家都把希望放在您身上了,对于中国目前信息产业发展的现状,可能也有很多人觉得我们希望看到一些榜样,希望看到一些领头羊能够带着我们更加接近甚至超越一些国际的标准,让真正中国老百姓从中受贿。
    
    高文:第一个阶段我们在测试效果很好,性能不错,和国外的标准比平分甚至有一些方面比国外同等标准还好。这样过标准也就没有什么问题,比如说2003年12月份我们第一版就完了,但是真正公布的国家标准是2006年,这中间经过了多长时间,包括不断的做产品,不断测试,不断做产品不断测试,一直到所有的东西都过了以后标准出来了。
    这个标准正式用是2006年3月1日开始实施,现在已经过了两年了,这两年间我们做的最大的努力就是两面去说服,最后应用部门说这个标准经过测试,计算已经没有问题了,然后去说服厂家说,你这个产品做出来我一定会用。其实两边工作都做,现在我觉得包括电信部门,包括广电部门对这个东西都非常满意,电信那边主要是中国网通非常重视,中国网通作为网通的IBTV标准有技术,有一些做电信运营设备的公司像中兴,华为这些公司都跳进去做,这个已经做出来了,所以他的产品可以了。广电总局上到张海涛同志对这个标准也非常器重,非常关注,一直谈发展到什么情况。包括科技司的领导也定期了解情况,最新的进展是,现在因为AVS芯片也出来了,编码器也出来了,最近包括在智多星,包括在地面传输高清,包括在手机多媒体广播里面AVS慢慢都会进去了,第二步现在已经本快走通了。
    
    主持人:现在对于我们普通用户来讲可能会使用不同的终端,你能不能描述一下在第二版实现那一天,所有稍微遥远一点点的一个不久的将来,我们的用户能够感受到的服务是什么?
    
    高文:你将来用手机看电视或者用手机听比较好的立体声的音乐,可能用AVS压缩的格式慢慢会多起来了。另外在网络上看网络电视,网络直播,点播,下载,AVS用起来后面可能你看的东西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好,现在你在计算机上看到的网络直播还是比较模糊的,比如说图象不是那么清晰,这个标准优化得比较快,推进一步说你能够看到更好的。
    
    主持人:在带宽相同的情况下我们能够看到听到的质量要更高。
    
    高文:对。
    
    主持人:我们也希望在不久的将来尽快在使用的终端上能够看到AVS引导之下更好的效果。
    
    高文:对。
    
    主持人:好了各位观众,各位听众您现在正在收听收看的是来自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广播网中广演播厅,今天来这里做客的是高教授,在节目的最后还要再一次感谢高教授来到我们的直播现场,谢谢您。
    
    高文:谢谢主持人。
    
    主持人:也要感谢我们网络上面的好朋友,如果您想了解更多的内容,你可以登录到www.cnr.cn来关注我们的内容。好今天的节目就是这样,下次再见!

 

Copyright © 2009-2017  数字视频编解码技术国家工程实验室